第一章

我的七叔,在他十七八岁的年纪,因为常到槽沟(河西平原由都江堰水利工程分流下来的水渠,再由槽沟流到水稻田)那边的田坝去玩耍,和另村一个比他年长的孩子发生了矛盾,然后打架被伤了脑袋,过后没多久就去世了。我的大姥子(也是大姑,四川成都偏西地方,习惯称父亲那边的女性为姥子。),是一名小学老师,因为和一个榨油作坊的男人恋爱,遭到周围人的议论和反对,后来她自杀了。七叔和大姨的死相继让这个家庭痛彻心扉,”四川有句很接地气的话是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七叔的死更让爷爷和奶奶伤心至极。后来在我爸去世的时候,我姥子(也是四姑,在大姑去世后只兄弟姊妹里剩下她一个女性,就直接叫姥子。)脸颊上深淌着两行泪水,尽量控制住自己失控的声音对我说:“你等一下看,会有蝴蝶飞过来接你爸走。当时你爷爷去世的时候,就有两只飞过来,那是你七叔和大姥子。”
奶奶好不容易拿到了抚恤金,却只有一百多块,另外每个月还能领到五块多的生活费。听奶奶说这每月的五块多还是爷爷生前带出来的后辈好不容易周旋出来的。到现在2017年,这将近有三十五年的年月里,现在每个月领到的生活费涨到了五百多。后来二爷、三爷都去参了军,退伍后三爷被分配到了西安中铁十八局,二爷回到镇上当了村官。我爸是老六,七叔去世后,变成了家里的幺儿。他在爷爷去世后被安排到乡政府粮仓,管理镇上上交的公粮,在我爸工作的这段时间我出生了,后来听我妈提到这段时间的故事真是“精彩纷呈”,这段在今后再慢慢细说。最后还剩下一个是五叔,记得在五叔脑袋被自己摔破到做开颅手术的事后,我爸对我说,这个家最对不起的还是他。在我爸眼里,奶奶不像是传统的农村妇女那样,一心只为了孩子,而她有点为自己而活,对孩子也不善管教。包括后来我二婶、三婶、五婶还有我妈这四个儿媳妇都认为她们的丈夫如此不堪,都是因为奶奶从小没有教育好他们,以至于之前的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五爷他因为生下来,在兄弟姐妹里的排位不前不后,身体也偏瘦小,在几岁的时候就被家里抱养给了奶奶的四妹,奶奶的四妹当时家里只有一个独子。也因为两家都是在一个镇上,五爷自己会经常跑回家和兄弟几个一起玩,在他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自己搬回了家里住。

申明:本站作品均为本站原创,未经允许,严禁复制、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