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前面说到三爷退伍后被分配到了西安中铁十八局。因为工作的流动性,他这么多年在祖国的大好山河间,马不停蹄,走南闯北。印象中只有每年的春节才会回家。但尽管是这样和亲人聚少离多的情况,每到过年的时候,我们堂兄妹几个好像都会盼着他回家的日子能快一点。这样我们就能快一些拿到一百块压岁钱和一套全新的衣服了,当然还有各式各样放不完的鞭炮。像是飞天鼠、魔术弹、地老鼠、响便、震天雷、摔炮等等。其中对摔炮记忆尤为深刻,因为它便宜,五角一盒,一盒里面还有大概三十个的样子。小孩子都能去买来玩,男孩子就特别喜欢用它去吓胆小的女孩子,我当初壮起胆子在甲静姐的鼓励下第一次玩了摔炮,从此便敢和院子里的那些男孩子对摔了。
在堂兄妹里我最羡慕的就是我的堂姐甲静,她是三爷和三婶的女儿,比我年长三岁。她每年的生日那天,都会邀请班上的同学都到家里来庆生,就像老外开派对那般洋气,这是小时候的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三婶的娘家在水羊,是在和我们相邻的一个镇上。爷爷去世后,奶奶拖着一家六口,日子过的不容易。家里的房子是一个座北朝南的四合院,二爷结婚后分了几间走,也就没剩下几间够这剩下的五姊妹分的了。于是,三爷就因为这房子不够的原因,也因为三婶她娘家都是姊妹,没有兄弟,就这样三爷去了三婶在水羊的古家做了上门女婿。这个四合院是爷爷在世时着手新盖的,可他却没有等到四合院修好就赫然辞世了。每提及此事,我爸会说“:那都是因为当年在修房子的时候,你爷爷喝多了酒,醉打了看风水的李阴阳。那个“虾子娃”他为了报复,才故意把四合院的大门朝向做了手脚,坏了我们甲家的运势,害死了你爷爷。还有,你爷爷选坟定穴的时候,还是喊他看的,当时还没有往那方面想,结果现在弄得我们兄妹不和,家不像家!”那个阴阳先生,是周围几个乡镇但凡家里有个大点儿的事情,都喜欢请他到家里看一看,瞧一瞧的。奶奶说在修四合院的那年,有一天你爷爷回家来说:“今天那个观音庙的李阴阳,提了只大红鸡公和一袋花生到我办公室来,想喊我提前发点肉票给他家。我说这个咋可能喃?肉票和油票这些我咋敢乱整?就是粮票、布票嘛我还是不敢瞎整嘛,嘿!他龟儿还想的安逸的!”
因为三爷工作的特殊性,常年不在家。古三婶在生下我甲静姐没过几年也只身去了三爷身边,留下甲静姐在家由她公婆外婆带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开始几年无论三爷走到哪个省、哪个市,哪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古三婶或是在中铁的食堂当帮工,或是后来的干脆自己在当地开一个小的川菜馆,这对精明能干的古三婶来说是很容易的事情。

申明:本站作品均为本站原创,未经允许,严禁复制、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