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章
“帆帆,我给你讲,三婶走到哪里都不怕的。开餐馆实在是太容易了,下一碗面配点调料加几片菜叶子,就有人吃的。随便炒几个菜,就能卖钱了,你想啊,买几个菜能用的了几个钱嘛。”三婶说着,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再后来,三爷和三婶就背着单位在外面接了些修桥铺路的小工程,日子也是过的红火起来。
“你三爷老壳‘烂’得很,和外面的人签工程合同用的都是假身份证。要不就用假名,要不就是把身份证号乱写。要是工程项目出了问题,别人拿他都没有办法的。那时候的人,没有现在聪明。”我爸笑着说,好像赞同又好像有些不看好。
外面,三婶的馆子开的红火,三爷的事业蒸蒸日上。家里,二爷退伍回来,接受了部队五年的训练,又已经成家,本应是有资格顺利接下爷爷的班。可偏偏我爸仗着自己是家里的老幺,死活要闹着自己去接班,并笃定自己会有一番作为,再加上奶奶对小幺儿的偏爱。最后二爷退出,我爸去了仓库接班。接班的前一年,我爸和我妈在从市里回镇上的大巴车上认识了。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天气很热,很多人都在车上一边吹着窗外的风,一边吃着在市里车站买来的西瓜。
“哥哥姐姐,大叔大婶,弟弟妹妹们,有剩下的习瓜皮,请都丢到我背篓里吧,我带回家也好让我家那头母猪也解解暑,呵呵呵……”车上,有个乘客小哥吆喝着,从车头推着放在车上的背篓,在狭窄的过道里,往车尾走着。很多人呢就或近或远的往里面扔西瓜皮。
“当时,我就看到有个漂亮的女娃娃,很有礼貌的拿着她手里的西瓜放到了人家的背篓头。”我爸说。
“后来,才知道她和你五婶都是在机械厂上班的,通过你五婶介绍,就和你妈在一起了。一年后就有了你,我们那时候住在单位的宿舍里。”
我还记得那个在一楼的家,纵深两间,里面大的一间是卧室,里面放着爸妈结婚时候置办的沙发、茶几、角柜,还有电视、冰箱和一个老式的录音机。它经常放着杨钰莹和毛宁唱的那首“心雨”,还有张学友的“吻别”,我经常是守着它跟着里面唱歌,歌词记得滚瓜烂熟。要是遇到绞带了,就把铅笔穿到磁带的一个盘芯上,转呀转呀,一会儿被绞出来的那些带子,就会通过左右两个导轮,整齐的缠回到两个盘芯上。外面一间是客厅加厨房,那里有妈妈上班用的那辆大红色凤凰牌自行车,五百块,是她攒了很久的工资才买到的。煮饭用的蜂窝煤则是放在厨房外的阳台上。
“生你的时候,已经到了预产期,你爸就陪着我去了市里的人民医院,医生说你会迟产,让我先爬一个星期的璞玉山,一个星期后你终于生下来了,特别爱大哭,当时接盆的医生还说你将来脾气一定古怪。”我妈说。

申明:本站作品均为本站原创,未经允许,严禁复制、转载。

发表评论